“电力系”险企永诚保险迎变局 大唐资本拟挂牌出清7.6%股权

日前,大唐集团资产管理公司以受托机构的身份,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平台挂牌永诚财产保险股份公司16552.8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7.6%。对比永诚保险股权结构信息,这部分股权或来自大唐集团资本控股公司。

现在该项目处于预披露阶段,将在预披露结束之后进一步披露受让方资格条件、出售价格等具体信息。披露截止日期到2021年11月23日。

对于大唐资本选择出清永诚保险股权是什么原因,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与养老研究中心总监朱俊生向本报记者剖析指出,一个要紧的原因是响应国资委的有关政策,即央企做大做强主业,严控非主业资金投入。过去不少央企都有多元化的业务,包括在金融范围的一些渗透,但在央企回归主业的大背景下,非主业的资金投入整体都有所缩短,另外跟大唐集团的整体策略性调整也有关系。

依靠股东资源调整业务结构

作为一家用电器力系险企,永诚保险早期一直以汽车保险为主要业务。2014年-2021年,永诚保险机动车保险占营业收入比率分别为70.08%、66.78%、66.01%、64.70%、54.22%。但占据该公司保费半壁江山的汽车保险业务却不尽人意。据本报记者梳理,2014-2021年,永诚财险汽车保险业务持续亏损,亏损额分别为3.87亿元、5.07亿元、2.17亿元、1.84亿元、2亿。汽车保险承保亏损也直接影响了公司净收益,2021年,永诚财险亏损2.61亿元,同比亏损增幅高达近16倍之多。

在马太效应显著的财险市场,面对不断加强的角逐重压,永诚保险在2021年开启转型,放弃依靠汽车保险进步的经营管理模式,聚焦布局具备股东优势的电力能源保险。

背靠大树好乘凉,在业务推进方面,2021年,永诚保险电力能源核心业务持续扩大,发电行业保额市场份额维持第一,电力能源业务创出历史新高,意健险业务达成迅速增长。

具体来看,2021年、2021年,永诚保险汽车保险业务占比渐渐降低,汽车保险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38.25%、34.86%。相反的是,该公司非汽车保险比重渐渐增加。2021年和2021年,其非汽车保险占保险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52.20%、51.65%。同时,永诚保险近年来也在加码意料之外健康险业务。2021年至2021年,永诚保险意料之外健康险占保险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9.03%、9.55%和13.49%。

营业额方面,2021年,永诚保险扭亏为盈,达成净收益1.09亿元,2021年达成净收益1.49亿元。今年上半年,其净收益为9807.21万元。

2021年全国系统工作会议上,永诚保险董事长许坚表示,过去三年,永诚保险调结构、补弱点、促转型,获得了好效果,2021年达成了历史最高、最好的经营营业额。2021年是永诚保险落实3668进步策略,塑造第二增长曲线的重要之年,公司将抓住能源变革和健康中国两大历史策略机会,聚焦电力能源,构建核心角逐能力,聚力金融科技,加快机构转型。

永诚保险也在年报中坦言,基于由五大发电集团联合成立的股东背景与公司多年在该行业业务范围的积累,成功承保各类发电企业,顾客包括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电集团等国内主要发电集团。

也正因这样,大唐资本的退出也将对永诚保险的业务产生肯定影响,北京联合大学习管理学院金融系教师杨泽云向本报记者表示,永诚保险过去两年的关联买卖保费收入分别占当年总保费收入的比重的18.2%,30.9%,关联买卖占比不低。据此,假如大唐退出,极大概致使其业务遭到较大影响。

大唐资本欲出清股权

资料显示,大唐资本是国有特大型能源企业大唐集团重组设立的子公司,主要承接大唐集团金融产业业务,整理金筹资源,促进产融结合,提升资源用效率等。

作为永诚保险的初始发起股东之一,大唐集团在2021年将所持股权全部免费划转给大唐资本,此后,大唐资本持有永诚保险7.6%股权,为第五大股东,现在在永诚保险第四届董事会中拥有非实行董事席位与监事席位。若此次挂牌最后寻得接盘方,也意味着大唐资本将彻底退出永诚保险。

中国社科院保险与经济进步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在同意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唐资本退出永诚保险应该是央企回归主业的选择,但该公司股权分散,一家要紧股东退出的影响较小,其他要紧股东短期内也要退出的话,影响较大。几家用电器力能源央企持有些股权均不多,财产保险的金融色彩也较弱,所以是不是退出要看央企的决策了。

事实上,在央企回归主业的大背景下,近几年,已有多家保险公司股东选择供应金融保险股权。比如中国信达此前将幸福人寿半数股权出售给诚泰保险和东莞交投集团,同时减持国任财险;长城资产亦在聚焦主业、高水平进步的策略目的下公开挂牌出售旗下长生人寿70%股权等。

朱俊生表示,要紧股东的退出对险企的业务会有影响,但到底是有利还是不利的影响不好判断。缘由在于,目前不少规模并不大的险企,非常重要的一个优势就是股东优势,基于股东资源来拓展业务,譬如电力保险业务,伴随股东的退出,必然会干扰到这部分业务的进步。但这并不是必然会带来特别大的负面影响,由于伴随新股东的进入,也会带来其他的一些资源,帮企业在进步阶段可以借助股东优势,在某些范围拥有竞争优势。股东资源带来的业务一般是短期的,由于作为一家公众性的保险公司,是必须要拓展非股东的公众性业务。更要紧的问题在于,新股东对这家险企将来长期进步的理念和经营方案是什么样的,这个对企业的影响更大。

成立于2004年的永诚保险,总部设在上海,现在注册资本金21.78亿元人民币,该公司共有13家股东,其中,控股股东为华能资本服务公司,持股比率20%;第二大股东为外资商枫信金融,持股14.95%。同时,北方电力、大唐集团、华电资本等国有电力企业也出目前该企业的十大股东名单中,是一家典型的电力系险企。2021年12月,永诚保险成为国内首家登陆新三板的保险公司。

在大唐资本谋求退出的状况下,永诚保险其他能源电力有关股东是不是也会基于回归主业的需要而寻求退出?朱俊生表示,国资委需要央企回归主业,并非说央企不可以涉足非主营业务,而只不过需要央企退出不拥有竞争优势的非主营业务。保险业和大的央企之间的业务协同度是比较高的,比如大型央企的资产较多,每年的保险业务与风险管理的需要都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