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out》(中文译名《逃出绝命镇》)这部片子如何?值得一看吗?

英剧《Black mirror》;\" >

电影《呪い》海报

日本向来是恐怖片大国,国人对于日本恐怖片的记忆大多源于《午夜凶铃》与《咒怨》,而怨灵就是日本所以恐怖片的核心,也说是所有日本恐怖文化 的根源之一。

在日本恐怖片的进步中,从二战的怪谈片到各类型型,只有两类型型的恐怖片被流传下来,那就是将怪谈片分为怪和谈,怪就是以哥斯拉以代表的恐怖怪兽片,而谈就是一怨灵文化为主的日本恐怖片。日本之所以会产生完全不同于欧美的恐怖片,这个和日本独特的岛国环境和信仰体系有关。

下面来谈谈我们近期看的这部遭到广泛赞誉的恐怖片——《Get out》;\" >

电影《Get out》;\" >

电影《Psycho》海报

总的来讲,欧美恐怖片追求的主如果感官刺激,带给人视觉上、心理上的绝望和寂寞才是欧美恐怖片追求的真的的恐怖,看完会给人一种绝望的错觉。但为何我们会选择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Psycho》作为美国恐怖片的代表,而不是在第64届奥斯卡上斩获多项大奖的《The silence of the lambs》?

诚然,这部电影非常出色,以小博大,男主的表现惊为天人。但,希区柯克1960年的作品《惊魂记》具备划年代的意义,它准确的预见了当今,特别是21世纪以来美国恐怖片的主流——精神剖析类,这部分恐怖片总是是有关精神剖析的,它们用宗教或历史之眼来察看黑暗,己超出了种类片的范畴,成为深思大家精神世界的经典,而这也与本片《逃出绝命镇》有异曲同工之妙。

近几十年来,恐怖片作为种类片中的一种在电影市场上异军突起,独树一帜。海量恐怖片中,美国与日本恐怖片在数目和水平都较为突出,且两者风格迥异,各自代表了恐怖片进步的某种趋势。所以,容易知道两国的恐怖片特征,对于大家理解《Get out》;\" >

《Get out》;\" >

而有几分神似詹妮弗•康纳利的女主角,是凭着出演HBO年青版“欲望都市”剧集《都市女生》微火了一把的艾莉森•威廉姆斯,算是个电视明星,但也并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电影作品。在电影中,艾莉森•威廉姆斯闪光点不多,唯一被人印象深刻的便是上图所表现出的“一秒变脸神技”,这里还是颇见功力的。

下面我们想提一个电影中的一个小角色,也就是电影中女主的奶奶。演员都说“戏比天大”,所以在演戏的时候,不管角色大小,演员都需为其倾其所有,为艺术献源于己的力量,而女主奶奶的饰演者——Betty Gabriel,国内的各大网站都查不到她的官方中文译名,可见是多么不出名。

但其在电影中的一个流泪桥段,这个桥段表演需要特别高,需要同时满足几个条件:1,诡异感;2,一种老人特别是老太太才会有些和蔼感或者说是虚伪的和蔼感;3,同时要流泪。这三个条件加在一块,对演员的需要不言而喻,而这只是电影中的一个小角色啊,这对大家国内的电影制作也有所提醒,即便是小角色,也要用心。

美国作为一个年青的移民国家,在享受移民福利的同时,有一个问题是美国人民永远的痛——种族问题。尤其是黑人的种族问题尤为突出,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各种缘由,黑人在美国社会遭到的歧视仍然存在,近年来冲突不断,因此,反映种族歧视问题的出色影片海量,如在第86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或的最好影片,最好女配角,最好改编剧本奖的《为奴十二年》,但多年来,反映种族问题的电影都逃不出“苦难”和“励志”,而影片《Get out》;\" >

影片的独特之处在于将种族问题和恐怖片结合在一块,No one has ever done this before。而电影《get out》对美国一边鼓吹政治正确一边又对潜在的种族歧视问题避而不谈的近况进行了辛辣的讽刺,为影片带来了恐怖片中少见的社会考虑与深度。

虽然美国进步至今,奴隶制已经成为了久远的历史,不只黑人的社会地位大大提升,甚至还有过黑人总统,但种族歧视仍然以一种愈加隐蔽、愈加龌龊的形式存在着——以“博爱”、“宽容”、甚至“嫉妒”为名的种族歧视。所以电影《get out》无疑给大家提供了新的种族歧视问题的表达方法,而且就从恐怖片的角度来讲,这部电影也算是一股清流啊!

英剧《Skins》剧照

男主角的饰演者丹尼尔•卡路亚的“成名作”是十多年前的放荡青春英剧《皮囊》,他在其中饰演了一个特别小的角色,并担任了几集的编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