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out》(中文译名《逃出绝命镇》)这部片子如何?值得一看吗?

故弄玄虚第三类《大逃杀》:

罪名:非得把团队作战打击恶权势上升到政治层面

简短地说两句。《大逃杀1》为何火?

定义大胆呗,情节刺激呗,过程暴力血腥呗,

到了《大逃杀2》,电影鲨看见名字《镇魂歌》,就预感不妙,起这种大标题的,通常出不了有趣的戏,等见了真片儿,果不其然,男主直接披了条甘地的纱巾,席地而坐,召集学生们开起大会来,整个人类社会都进入了恐怖主义年代,除去取关还能咋办。

故弄玄虚第四类:《杀人回忆》:

罪名:搞出个“执法不可以”的定义,案件侦破不了了之,搞得之后的犯罪类影片纷纷仿效

靠恐怖、悬疑类影片较近的犯罪题材影片,也是装x症高发范围。其实要说在侦破过程中增加悬疑感,电影鲨感觉非常正常,可目前的风气是,案件收关了,你还在那儿搞悬疑,看了2小时侦破过程,你居然告诉我没结果?这就被人气不打一处来了。

更可气的是《杀人回忆》搞出个“执法不可以”的定义,从而大火后,搞得之后各国的犯罪类影片纷纷仿效:

要不就是明知晓凶手是哪个,证据不足,不可以执法;

要不就是辛辛苦苦追踪查案,到最后也不知晓凶手是哪个;

更有甚至,装x装得太投入,自己都不知晓如何扫尾,直接弄出个灵异事件来搪塞。

概要陈词:目前一提到恐怖片、悬疑片、犯罪片,就会下意识地联想到影片中装神弄鬼的招式和压抑阴郁的环境,这部分好像已成为这种型片子的标配,但日子久了,难免不被人起腻。而《逃出绝命镇》凭着其高清晰的故事脉络、超暴力的解决问题的办法、超容易的探明真相的过程获得最好原创剧本奖,电影鲨是服气的。

故弄玄虚第一类《异形》:

罪名:非得把打怪片儿上升到神学高度

《异形1/2/3》是大家想看的,由于

这个肉与金属的怪物造型留着体液龇着钢牙,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距离那样近的猎奇,结果被怪物寄生要多贱格有多贱格;

从人的胸腔里爆出来要多血腥有多血腥;

女主躲避怪物的追杀,又得想方法除掉怪物要多刺激有多刺激。

可没想到,越到后来,从《异形4》到《普罗米修斯》,再有那部片名被改来改去,一会儿《契约》,一会儿《契约番外篇》的,非得搞出个外星人族群,说是人类的造物主,又再无限拓展了机器人大卫的能动性,引领着《异形》受众们进入一个“人类创造了机器人,造物主创造了人类,反过来,人类又被智能机器人反剿,人类又是否会去反剿造物主”的死循环脑回路里。

让电影鲨真心感觉:在电影世界里,没无聊和装x,只有最无聊和最装x!

现实太无趣

《逃出绝命镇》讲的是个极其容易的故事:黑人小伙子克里斯陷入白人女朋友露丝及其全家、全镇设下的陷进,险些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的故事。这部片子能在本届奥斯卡拿到最好原创剧本,力压《三块广告牌》,这还是颇让电影鲨意料之外的,若论情节构思的连贯巧妙,它和《三块广告牌》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也有人拿它对比风格类似的《万能钥匙》,公平地说,悬疑环境的打造甚至都比不上这部网络红人片。

那《逃出绝命镇》凭什么夺得奥斯卡最好原创剧本殊荣?用电影鲨的话说,它赢就赢了在容易暴力。而这种容易暴力,恰恰电影鲨是想买单的。

那样,有什么电影鲨感觉越拍越故弄玄虚,越拍越不会说人话,还要靠网友们的长篇剖析、过分解析才能弄懂的电影呢,电影鲨大胆地罗列出了以下几部:

电影有意思

请关注头条号“电影鲨”

故弄玄虚第二类《蝙蝠侠》:

罪名:非得把打坏人升级到人性善恶哲学高度

《蝙蝠侠》在蒂姆·波顿时期还是非常有看头的嘛,满满的漫画风即画面感十足又好懂。到了诺兰执导的《蝙蝠侠三部曲》时期,特别好评如潮的《黑暗骑士》,就活脱脱变成了部只有心机难搞的成年人才看得懂的“人性之歌”:

贫富分化、犯罪横行的罪恶城市,是不是值得蝙蝠侠去拯救?

对抗黑色权势时,蝙蝠侠是不是应当无所不需要其极?

“当你凝视深渊,同时深渊也在回看着你”眼看身边那样多朋友都不可以免于罪恶侵蚀,蝙蝠侠又该何去何从?

这一系列让蝙蝠侠备受折磨的人性道德问责也同样让影院中的电影鲨如坐针毡,堪称装x届最大腕的诺兰大神,你的《蝙蝠侠》真让我看得好辛苦!

"